狮鹫先生

神的望远镜像五月的一支歌谣

加贺X翔鹤,献给清和。


漫长的夜风从耳旁卷过来。

她把呼吸投在风里,像一颗石子投在湖心。视线所及之处,陆地与海水,海水与夜空皆是墨似的黑暗,形成一个巨大的,冰冷的漩涡。她站在岸上,仔细地去听风的声音,试图用这种徒劳的行为来辨别自己身在何处。

加贺。有人叫她。加贺,加贺。

说话人站在齐腰深的海水中,白发披散,如有重量的云雾。半空中亮起一轮明月,黑暗从上面淌下来,滴滴答答地打在海面。

她慢慢地走下去,踏进水里。这是人的身躯,很容易便浸没其中。她向对方走去,被搅动的水面没有声音。她想叫对方的名字,但话语从咽喉吐出便化在风里,无法传递。翔鹤,她在心里呼喊。

翔鹤微笑着看她一步步靠近,伸出双手捧起海水。月亮从空中掉落下来,跌进那手心里。小小一洼水中盛着月亮,发出的光芒就像那头雪白的长发。被打湿的衣衫贴在翔鹤肩头和胸口,半透明的织物下,连肌肤也是半透明的。

她停在翔鹤眼前,看见月光给对方的轮廓镶上银边。白发少女依旧微笑着,把拢起的十指舒展开来,于是月亮便和海水一起消失在彼此之间。那个笼罩她们的漩涡转动起来,风凄厉地呼啸着,要把一切都吸进宇宙的真空之中。加贺脚下打滑,惊恐地向翔鹤伸出手来,对方便顺势一拉,吻住她。

她们在黑暗中接吻,四片柔软的唇重叠在一起。翔鹤冰凉的手指按在她后颈,有海水顺着领口滑下脊背,像一条细小的蛇。月亮去哪里了呢,加贺想,我没有看见月亮。

她闭上眼睛,发现自己正深陷于风的沼泽地。再次睁开眼睛时,她正盘旋在半空中,而人的躯体还站在水里,与翔鹤贴得紧密。她成了只盘旋的海鸟,在无方向无声响的黑暗里飞行。强健的翅膀搅动了夜空与浓雾,她在虚空里转动自己的头颅,只能看见一小片水域,和水中那一对爱侣。

 

她看见自己,看见翔鹤银光中颤动的睫毛和指尖,流连的唇齿,甚至是纠缠的呼吸。海水在二人腰际涌起鱼鳞般细密的浪,而双生的约拿在鱼腹中亲吻,三日三夜,或许更长。祈祷和悔改都是有效的,这光景里万物都该卸下忧患,于水中重生。

在近乎永恒的时间中,只有风回应了她的注视。孤单的水鸟左突右撞,久久徘徊,才发现月光是一张银线织就的捕梦网。

 

她再次尝试着呼喊对方的名字,口中却只能发出凄厉的叫声。

——

她睁开眼睛。

灯光像刀子落下来,加贺从喉咙里呜咽了一声,坐起身子。

“你醒了吗?”

说话的是赤城。她正在剥一只橘子,小桌上还有另一些。加贺眨眨眼,注视着那只正在被剥开的橘子。新鲜的果皮被撕裂时溅出细小的水雾,赤城的十指灵活地移动着,房间里萦绕起果肉的香气。

“你要吗?”她递来一半橘子。

加贺轻轻摇头,看着对方的指尖。她想起梦中翔鹤的手,不自觉地摸了摸自己的后颈——那里温暖而干燥,并没有水渍。

 

“翔鹤在哪里?”她问。

 

赤城惊讶地看向她,停住了手。她试着抚摸加贺的脸,指尖是温暖的,眼睛里游荡着未知的水光。“怎么了,加贺,”她轻声说,“你梦见什么了?”

 

“没什么,”加贺有些疑惑,“我只是想见见翔鹤。”

 

赤城摇摇头,把手收了回去。灯光是惨白的,却又炽热,简直像一颗卑微的太阳。太阳带来焦渴和烦躁,加贺摇摇晃晃地站起身子,向门外走去。赤城在身后若有若无地叹息了一声,重新拿起橘子。

 

——

 

她向码头走去。

 

夜很深了,也没有灯光。空中本该有一轮庄严的月亮,但此时只能看见黑暗。加贺凭着记忆缓缓向前,万籁俱寂,唯有风声呼啸。

 

她终于站在水边,静静地等待着云中露出月亮。也许当月光照亮宇宙中冰冷的混沌,那个人的身影就会在水中显现。加贺这般想着,侧过头去,仔细地听着风声。

 

她等了很久,身子渐渐冷下来。夜色浓重,她伸手捞了一把,感觉到有黏稠的东西从手里滑过去,像血。加贺皱起眉头,觉得喉咙里也泛起铁锈的味道。翔鹤!她叫了一声,声音跌进黑暗里。

 

月亮始终没有出现。她迈开步子,踏进海里。冰冷的水流让她颤抖不止,这是人的身躯,很容易便会被风暴打倒。笼罩她的漩涡开始转动起来,要把一切都吸进宇宙的真空。

 

加贺停下来,站在齐腰深的水里。她拢起十指捧住一洼海水,在黑暗中水就像墨汁。但很快,她便看见月亮慢慢地从中显现,如阿佛洛狄忒的诞生。在无边无际的黑暗中,她手捧一轮月亮。银光照亮海面和天际,照亮码头和灰色的堤坝。她看见自己捧水的十指被冻成半透明,和梦中翔鹤的长发一模一样。

 

加贺站在那里,维持着捧水的姿势,像在进行一场漫长的祷告。仪式的最后黎明马车隆隆而来,撕开黑暗与混沌,朝霞四起,日出将至。

 

在玫瑰色的暖光中,手心的月亮缓缓下沉,隐没不见。而那一捧海水并不清冽,反倒漆黑黏稠,像是燃油,像是血液。

 

加贺松开冻僵的双手,深色的液体悉数洒进海洋,一滴不剩。在朝阳的光辉中,黑暗逐渐扩大开来,吞没了整个海面。浪涌动着,有细长的物体被裹挟而来,撞到她的腰上。

 

她捞起那一支断箭。

 

END.

评论
热度(2)

© 狮鹫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