狮鹫先生

神的望远镜像五月的一支歌谣

B612

 我还记得自己写的第一篇小说。

二年级,七岁或者八岁,花了一个月的时间,在日记本上写下了一个简单幼稚的武侠故事。结局当然是正义得到伸张,魔头万劫不复,好人沉冤得雪。那还是个举着木块儿喊倚天剑的年纪,却也知道羞耻,偷偷把本子藏在抽屉里,下次再想起的时候已经过了好几年。

就算到了今天,我还是那个满脑子传奇故事和英雄梦想的傻瓜蛋,梦里永远有个屠龙的小人儿,在山川和城堡之间奔跑,举着生锈的铁剑大喊着:来吧,我不怕你!

世界上早已没有巨龙,我却依旧沉溺于这些幻梦一样的故事。在旁人的嘲笑声中我赞美着伊卡洛斯和法厄同,因为他们展现了人类的勇气,面对天空和大地,面对时间,空间,无穷无尽的永恒事物的勇气。

圣埃克苏佩里在《人类的大地》中写道:“飞行员这个职业的魅力为我开启了另一个世界,两小时内,在那里,我要应战乌龙和电闪雷鸣的山峰;在那里,突出重围后,我要在夜幕下的星辰中间找寻自己的道路。”在天空和云雾之中,光荣的勇士驾着铁马车与巨龙搏斗,去挑战风暴、高山和海洋。他们不停地起飞,着陆,起飞,着陆,直到有一天永远地消失在群星之中。

在满怀希望的少年时代远去之后,我已经明白自己无法从事光荣的事业。我只能坐在庸碌的灯光之下,混杂在默默无闻的人群当中,祈求自己能够成为英雄们平凡的路标,就像是原野上的橘树或者羊群一样,试着靠近那些明亮轻盈的灵魂。

我也曾在某个三月奔跑起来,试着让旁人看到我心里的火焰,它熊熊燃烧着,灼痛我正在生长的骨头,我尚且明亮的眼睛和野草般旺盛蓬勃的希望。在那条路上,只要有人看向我的眼神里溅出一点火星,便能够引起一场无休止的山火来。

你看到我的火焰了吗?

我依然祈求着有一天我能够完全忘却人类的状况,把自己投入到群星中,投入到被黑暗隐没的群山间。我需要愚人般的勇气和超脱的力量,用来肩负起暴风和雨水,穿过茫茫大地。但现在,我只是一遍又一遍地忏悔着,恐惧着,颤抖着双唇说出“原谅我”,似乎忘记了我曾仰望的光亮,人类的赞歌,勇气的赞歌。

我知道的,世界上所有宝藏都藏在繁星之中。要是能够再一次站在那条曾经奔跑过的道路,我会坐在那棵木芙蓉旁边高高的台阶上,对那个跑过的孩子说:

“告诉地面控制塔,我们永不返航。”

评论(3)
热度(1)

© 狮鹫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