狮鹫先生

神的望远镜像五月的一支歌谣

夜谈

回程的飞机上我做了个梦。梦里我一直在奔跑,那样长的路程,那样快的脚步,要不是在梦中,我一定是做不到的。

——我大概是在向南方奔跑着吧。

其实,只要一直向南,再向南,大概夏天也是可以抓住的。

然而我再怎么去追逐,也快不过光的速度,快不过日出日落,快不过风和下落的雨,快不过说出口的话语和人潮人海中霓虹灯的闪烁。

那样的话,只是抓住了夏天又有什么用?

我并不是个喜欢结交的人。我因相遇而焦灼,因话语而不安,安于现状且孤僻封闭,算不上是个好相处的人。更何况,我是多么多么地恐惧着离别啊。

这世上有太多太多的城市了。它们拥有相同的石头和灯火,不同的厨灶和月色,孤立着,却又连在一起。而这些城市里有更多的人,每个人心中都有片星空。要是人们张开口来,那些星星就汇聚在一起,融合四散,成为宇宙。

你我都不过是这宇宙中一片微不足道的真空,随时可以交融,也随时都能分离。只不过在这些交汇和分离的瞬间里,我看到了属于你的那些星星,那些时间和空间光彩夺目的碎片,于是我瞠目结舌,热泪盈眶。

星星对人来说有什么意义呢?就算一生都不抬头仰望,也是同样的度过此生,出生时不会少一声啼哭,死去时亦不会多一声叹息。而爱与美……那些闪亮的,易碎的东西们呢?

我看着那些并不熟识的面孔,那些陌生的,寒冷的宇宙,又怎么能不焦灼?我不是足够强大的人,我伸出手来等待着救赎,也许握住的只有荆棘。

我在这短短的时间里和无数光彩的星星擦肩而过。这样算来,我也是个幸运者了。只是还有许多未能说出口的话,许多未能作出的决定,都错过在挥一挥手的瞬间,错过在黑暗中软弱的缄默。

虽然我们总是说着“再见”,但我心里明白,能再见的人,远远比不上遗憾那么多。

要是能再次见到那片星空,我一定会奔跑着伸出手来,快一点,再快一点,就像追逐着太阳一样。

——我知道我再怎么去追逐,也快不过光的速度,快不过日出日落,快不过风和下落的雨,快不过说出口的话语和人潮人海中霓虹灯的闪烁。

可是至少,我还能抓住夏天吧。

评论
热度(1)

© 狮鹫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