狮鹫先生

神的望远镜像五月的一支歌谣

《模仿游戏》:一声无关天才的叹息

关于这部电影,很多人都在纠结于图灵本人是怎样,编剧又把它改编成了什么样。我看到无数人在豆瓣里争论不休,关于历史上真正的图灵和电影里的图灵,丑化美化,各有己见。


但我个人看来,这并不是整部电影的重点,甚至连图灵本人也不是。


图灵是个伟大的人。谁也不能否认这一点,如果光看他的成就的话,忽略掉人格与经历也是可以的——他就是那个伟大的图灵,一个作为符号的图灵。这是外在的,也是无法磨灭的。而这部电影中的图灵,同样也是一个符号,一个内在的,扑朔迷离的符号。


如果抛下这部电影想要表达的东西,而仅仅纠结于是否忠于史实,那便是因小失大了。


(以下言论皆针对影片中的图灵)


这场战争已经过去了七十年。其中有太多的真相和过程都被历史的尘埃掩盖,或是有意为之,或是被人遗忘,我们已经无法了解。这部电影——正如它的名字所说,讲述了一个模仿游戏。在这个隐秘的双关语中,不仅仅是图灵制造计算机的灵感,也是他一生所在追寻的东西,也是琼.克拉克追寻的。我很惊讶数量如此之多的影评中少有单独提及琼这个角色的,看来电影所要追求的东西还是长路漫漫。


从少年图灵,到被挡在门口被告知“秘书处在楼上”的琼,人与人之间的“模仿游戏”从未结束。要做一个合群的人,按大家思维的方式那样思维;作为女性,要做一份得体的工作,做一个好妻子。图灵与琼之间那种互相理解和信任的情感是如此真挚,尽管的确与爱情无关。在那样一片茫茫然的孤独里,他们足以成为彼此的支柱。图灵无法牺牲琼的幸福,琼也无法用自己的方式陪伴图灵。他们的力量太过单薄,根本无法对抗整个时代。


——他们拯救的人们成了他们悲剧的推动者。我们甚至无力去驳斥那些人,这正是悲剧中的悲剧。图灵成了普罗米修斯,而把他送上高加索山的却是被他盗来的火种所温暖的人们。图灵不是普罗米修斯,他无法被伤害又重生,他也是人,他也会死,或者说,他还可以选择死。只有在体会过刻骨铭心的孤独和绝望之后,才会作出这样的选择。


正如图灵在面对警探时所说的那样,人之所以为人是因为那些差异,你喜欢草莓而我讨厌溜冰,你看悲剧影片会哭而我花粉过敏......这是图灵作为一个天才和同性恋所要诘问这个社会的,为什么不能包容和尊重这些差异?人和机器是一样,人和人也是一样。为什么女性不能从事密码破译的工作?为什么一定要去读懂那些言语背后的含义?七十年过去了,这些问题虽有改善,路上却依旧荆棘密布。这也正是为什么我们需要这样的电影。


换句话来说,矛盾越是残酷和尖锐,便越是让人印象深刻。就连图灵这样救人无数的天才也落得这样的悲剧下场,那些被湮没在时光里,无人记得的普通人呢?那些千千万万没有名姓的牺牲者,那些战争里的疮痍,那些人心中腐烂的沼泽又如何?整部影片最有力量的部分,就是在最后打出的字幕。在那片无人知晓的胜利火焰里,图灵不知道自己将要面对的是什么样的命运,而那些冰冷的数字宣告着残酷的事实。他们赢了那场枪林弹雨的战争,却终究逃不过偏见和仇恨的加害。


塑造这样一个图灵是必要的。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如果忠于历史去塑造一个人见人爱的科学家图灵,就不会有这样残酷尖锐的矛盾,那呐喊也就不够洪亮,不够振聋发聩。这个人的孤独,这个人的怪异,这个人所做的一切都是在诘问,在敲打。


感谢图灵,感谢琼,感谢那些被遗忘的英雄。感谢那些因为你们才得以保全的一切。


这部电影,献给那些千千万万没有名姓的“图灵”和“克拉克”,献给这个依旧充满偏见和仇恨的世界,献给爱,光明和自由。


评论
热度(6)

© 狮鹫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