狮鹫先生

神的望远镜像五月的一支歌谣

空城脊背上(十)【完结】

咔嗒。

 

手提箱的搭扣合上。其中保存着十年的苦难,二十年的心血,它们一同被西木野真姬提在手中。

 

“我给保险箱改了密码,”她说,“感觉像个小孩子在赌气似的。”

 

小鸟捂着嘴笑。

 

“我们走吧,只有四十分钟了。”真姬红着脸轻咳一声,“开车到废港也要将近半小时呢。”

 

“等等,真姬。”

 

“怎么了?”

 

小鸟摇摇头,走到关老鼠的笼子旁。笼门打开的时候那小家伙仍然呆着不动,直到她伸手抓住才开始挣扎。

 

“老鼠先生,再见吧。自由了哟。”

 

松开手,白鼠如离弦之箭冲出实验室外,消失在二人视野中。

 

“它会活下来的。”真姬在她身后轻声说。

 

“小鸟也相信这一点。”

 

“那么,走吧。”真姬伸出手来。

 

恋人的手紧紧握在一起,她们迈开脚步向未来走去。

 

 

 

“怎么回事?”细密的汗珠从真姬额头上冒出,“这老爷车平时什么都好,关键时刻竟然......”

 

“没法发动?有解决办法吗?”

 

“我看看。”真姬下车打开引擎盖,查看一番后摇摇头,“应该没什么大问题,只是电瓶没电或者接口老化的的缘故吧。”

 

“只有半小时了,真姬......”

 

“啧!”真姬牙一咬,向大楼另一侧跑去,“等我一下!”

 

小鸟还在疑惑之时,引擎声已经由远及近。一辆黑色的摩托车停在自己面前,它红发的驾驶者掀起头盔的面罩,把另一个头盔递给她。

 

“戴好头盔,提了箱子上来吧。好久都没有骑过车了,”真姬不好意思地笑笑,“不管怎么说,安全第一。”

 

小鸟接过头盔,记忆里的上次骑行还是高中刚毕业的时候。年少的恋人潇洒地停在自己面前的时,就像是一颗天边来的赤色流星。时光已逝,星星却总是难以老去的。

 

耳边是引擎声和风的呼啸。她一只手提着箱子,一只手环住真姬的腰。体温和呼吸的起伏让她安心。

 

两旁的景物飞快地后退,她兴奋起来,有种想要大喊的冲动。小鸟知道真姬也是如此,因为那紧贴着自己的身体里,心脏正在猛烈搏动。她们穿过旧日的梦想,苦难,背叛和无止境的挣扎,一切已经结束,却又像是刚刚诞生。

 

离废港越来越近,已经能够看到逼近海平线的夕阳了。那里是一个崭新宇宙的入口。

 

她们的确是在进行一场漫长的告别。

 

 

 

 

那看起来只是一艘普通的游船。真姬把车停在码头上,如果不是后座坐着小鸟的话,她大概连火都懒得熄,直接两手一甩就跳下来了吧。可惜身后是她的整个星空,她无论如何也不敢这样做。

 

船舱里走出一位穿衬衫的金发女性,生着混血儿的精致五官。

 

“西木野小姐?”她开口问。

 

“是的,我是西木野真姬。这位是南小鸟。”真姬摘下头盔。

 

“幸会。我是F国派来的特使,我姓绚濑,”金发女性迈着军人的步伐走近,与两人握手,“恭候多时了。”

 

“抱歉来晚了。现在出发吗?”

 

“是的。到达F国南部的港口城市大概需要两天,路上有照顾不周,还请原谅。”

 

“没关系,绚濑小姐。我们出发吧?”

 

特使绚濑点点头,进入了船舱。片刻后船舶开始移动,渐渐远离了空城的土地。夕照下金色的海岸线曲曲折折地绵延到天边,建筑物的骨骼在视野中失去了锋利的棱角,竟显出一种奇异的温柔来。

 

两人站在甲板上,海风不算很大,但时时也能扬起发丝。真姬正想感叹点什么时,手上的通讯器突然响了起来。

 

那是凛发来的信息。并不长的几句话,但她读了一遍,两遍,反反复复。

 

真姬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表情。她太了解凛了,以至于能够明白她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里所隐藏的含义。这一去就是诀别。

 

“真姬,怎么了?”小鸟问,但她却不知该怎么回答。

 

空城的方向遥遥传来一声闷响,像是天际一道惊雷。真姬回过头,看到绚濑警觉地从船舱里出来,手按在腰间的佩枪上。

 

“发生了什么?”她皱着眉问。

 

“没什么的,绚濑小姐,”真姬发现自己的声音在抖,“请问,能不能答应我的一个请求呢?”

 

“请讲。”

 

“能朝天开一枪吗?”

 

“西木野小姐,我想我不太明白您的意思。”

 

“我只是想用这样的方式跟一位老朋友告别罢了。”真姬尽力想要扯出一个微笑,“一位值得人尊敬的老朋友。”

 

绚濑盯着她看了好大一会儿,最后选择了相信她,举起手中的枪。

 

真姬摘下了手腕上的通讯器。枪声响起的一瞬间,她用力把它向大海扔去。眼泪和小小的机器一起沉入冰冷的海水,融为一体,又咸又苦。

 

 

 

 

 

2025年,F国。

 

西木野真姬弹完最后一曲,走出咖啡馆。男男女女的目光跟随着她的身影到了门口,伴着窃窃私语。

 

“真姬,在看什么?”

 

然而顾客们看归看,唯一走上前去的只有咖啡馆的女主人。真姬回头,看见自己不老的恋人正笑吟吟地望向她。

 

“小鸟,站在街上看我们的店,感觉有点像一副名画。”

 

“《夜间咖啡馆》?”

 

“是啊。”

 

“这地段不错,对吗?”

 

“哼哼,毕竟是我亲自挑选的嘛。”

 

小鸟笑起来,戳了戳爱人的脸颊,靠在她身上。月光很好,世界也温柔。真姬打量着忙碌的侍应生,开口说:

 

“你觉不觉得那孩子有点像凛?”

 

“嗯,是有点。”

 

“那孩子还在上学吧?”

 

“是的......只是假期来打工。”

 

好像察觉到两人的视线,侍应生回过头来,露出一个腼腆的笑容。长得像凛,性格却与花阳有几分相似。小鸟眨眨眼睛,突然有点想哭。

 

每隔三个月重拾记忆的时候,她都会发现真姬身上细微的变化。无论如何时间总是在不断前进,战争结束了又开始,人们分分合合,苍穹沉默不语。

 

她想,在许许多多的三个月之后,某个清晨她会看到白发苍苍的真姬。而在那时,她也依旧能够一眼认出她的爱人。

 

因为南小鸟知道,那双紫罗兰色的眼睛,总会穿过漫长的苦难,异国的土地,奔涌的海浪,以及一切逝去的风景和来不及追上的时光来到自己面前。

 

——最后,她们的样子混在千千万万毫不起眼的人群里,随着时光的洪流一同老去。

 

END.

评论(5)
热度(2)

© 狮鹫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