狮鹫先生

神的望远镜像五月的一支歌谣

空城脊背上(九)

(这是完整版,请注意)



2023年6月13日,空城脊背上。


 


不看 不听


 


 


西木野真姬的呼吸在空荡荡的实验室里回荡,刚刚结束的话语把它们的余音缠绕在两人心中。


 


“48小时?”最后小鸟开口。


 


爱人紫罗兰色的眸子里有火星跳动。她无法分辨那究竟是燃烧的愤怒还是飞溅的狂喜,亦或是二者皆有。


 


“是的,还有48小时。”真姬语气笃定,“使馆给我的条件是带上所有整理好的研究报告,包括我的和父亲的。船会准时在港口等我们,一秒也不能多耽误。而南也会在大约48小时后来到这里。”


 


“来得及吗?”


 


“相信我,小鸟,相信我。”


 


小鸟低头看见眼前人的指尖在颤抖,真姬起身坐到电脑面前,打印机开始运作。


 


“可是真姬,你说的什么使馆?”


 


“对了,小鸟你还不知道,”敲击键盘的手停滞了一瞬间,“我会慢慢解释的。现在,可以帮我整理一下这些文件吗?”


 


“好。”


 


时间从未这般短促。当进展到一大半的时候,三十余小时已经过去了。小鸟在期间吃了些东西,也有过几次短暂的睡眠。但真姬几乎是滴水未进。小鸟当然劝说过,但她明白真姬的倔脾气一旦上来,谁也劝不动的。


 


“小鸟,能关上灯吗?”沉默的爱人突然开口,嗓音干涩得像是一张发黄的纸。


 


黑暗降临之后,房间里只剩下电脑惨白的光。在光中西木野真姬孤零零地坐着,好似湖边的阿尔忒弥斯。


 


“小鸟,到我身边来。”她孤独的月神低声呼唤。


 


小鸟走过去,坐到她身边,就像真姬期望的那样,她是她温柔的麋鹿。红发的月神把身子靠过来。小鸟把手臂放到真姬背后,抱住她,脸颊贴在她的额头。


 


真姬喝了些水。那之后她开始讲述,关于F国的大使提出的要求,关于自己的选择。


 


“要背叛自己的祖国,这从来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是我越是深入了解,越是感到害怕。我不知道南和星空将军具体要做什么,但我只能肯定一点,那是不人道的事情……原本我只是对F国提供的政治庇护动心,但我发现我有责任去阻止这些事发生……我不光是当事人,是受害者,我也是一个科学工作者,一个公民,一个人……


 


“小鸟,要是你的祖国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行,你会怎么办,你能怎么办?”


 


这些话几乎是呜咽了。小鸟吻了她的额头,抱得更紧了些。


 


“真姬,小鸟我现在没有家,没有亲人,甚至连自己都失去了……我只有你,真姬……做你认为正确的事情吧,我一直都站在你的身旁。因为真姬你,比谁都要慈悲和温柔啊。”


 


怀中人没有回答。她闭着眼,白光下青黑的眼圈疲惫得像是要融进一片混沌里。这个筋疲力尽的孤儿拥有线条优美的侧脸,让小鸟想起山崖上悬吊千年的普罗米修斯。


 


世人会记得你的牺牲,你盗来的火种会在世界的每一个角落燃烧。


 


像是要安抚受伤的孩子那样,小鸟低声歌唱。那是真姬深爱的,温柔的嗓音。


 


“May it be an evening star


 


Shines down upon you


 


May it be when darkness falls  


 


Your heart will be true


 


You walk a lonely road……”


 


在无边的黑夜到来之时,每个人都需要一颗明亮的星星。在孤独的旅途上,在无尽的追逐中,能够支撑和陪伴自己的只有心中不曾褪色的诺言。十年来,真姬承受了多少常人无法忍受的孤独?而今,黎明就在眼前。


 


“Mornie alantie


 


A promise lives within you now


 


May it be shadows call


 


Will fly away  


 


May it be your journey on  


 


To light the day  


 


When the night is overcome  


 


You may rise to find the sun……”


 


长夜将尽,东方既白。所有的阴霾,所有的苦难都会有一个结果,死去的故乡当得以安葬,徘徊的灵魂能够永垂不朽。龌龊的秘密会公之于众,正义将昭告天下。而疲惫的爱人终于可以停下奔波的脚步,张开双臂迎接未来的曙光。


 


“既然生而为人,就像个人一样活下去吧。”


 


在歌声中,十年不眠的西木野真姬沉沉睡去。救赎和审判等待在梦的尽头。


 


 


不说


 


 


 


一行人到达空城的时候正是傍晚。


 


眼前这栋冰冷的灰色建筑并没有因为夕阳的照耀而显得温暖半分。车停在大楼外,直到所有的卫兵下了车,南才慢悠悠走出车门。


 


前进几步后,凛望了望天边落霞,突然停住脚步。


 


“星空小姐?”南警觉回身。


 


“抱歉,我忘了安排。”她挥挥手,“小泉少尉,你在门口留守以防意外吧。”


 


“是!”虽然有些疑惑,年轻的军人还是乖乖敬礼,站在了大楼门口。


 


南站住等她。凛在心里默默叹了一口气。


 


 


 


她从未想过自己会以这种方式进入这里。士兵的皮鞋声清脆利落,凛抬头看向灰色的天花板,嘴角扬了起来。


 


实验室里乱成一团。纸张和器具到处都是,像是经历了一场暴风。凛第一眼看到装小白鼠的笼子是空的,这让她松了一口气。


 


南显得有些焦虑。他巡视了一圈,把眼镜取下来,使劲地擦拭着镜片。


 


“不是在下的错觉,有人来过这里。会是真姬那孩子吗?”


 


真姬只会为你直呼其名而感到恶心。凛心里想着,却依旧装作一副困惑的样子。


 


南几步上前搬开书柜,露出墙壁上的保险箱来。他急切地输入密码,却被告知密码错误。


 


“什么,是在下的记忆出错了吗?不对,他的工作笔记上明明是这么写的......”


 


凛冷眼看着急得团团转的南,悄悄退了出去。


 


小泉少尉的影子被斜阳拉成长长一道,清秀的侧脸染上玫瑰色的夕照,眉眼与记忆中的人竟有七分相似。


 


“少尉。”凛开口招呼。


 


“星空上尉,您怎么出来了?”


 


“透透气而已。”她笑笑,“夕阳真美啊。”


 


年轻的军人眨眨眼睛,显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点也像她。


 


凛缓缓走到大楼旁的花田里。向日葵本就开得极美,她又在其中选了一朵最为可爱的摘了下来。摘花后凛起身回头,深深地凝视着这座城市巨大的尸体。她心里明白,这是最后一眼了。


 


凛走到小泉少尉身旁。


 


“少尉,你走吧。”


 


“抱歉,上尉,去哪里?”


 


“回到你的父母身边去。”


 


“可是,任务还没有结束,我的探亲假也还......”


 


“走啊!”凛拔出枪来,抵在小泉秀一腰间,同时抢去了他腰带上的佩枪。


 


“长官?!”


 


“不要让我说第三次。”


 


对死亡的恐惧战胜了不解。小泉缓缓向后退去,而当他后退了十步有余时,凛开了枪。那一枪打中他的小腿,他倒在地上。


 


凛缓缓走近痛得惨叫的小泉。她扳过他的身子面对自己,把向日葵塞到他手里。


 


“把这个送到花阳墓前。告诉她,我永远爱她。”凛缓缓开口,“车上有急救包。你走吧,他们不会怪罪你的。”


 


小泉惊恐地看着她。他伸手想要拉住凛,但凛走得太快,衣角从颤抖的指尖滑了过去。


 


她走进了大楼。


 


小泉呆愣着。这一切发生得太快,他来不及反应。手里抓着那朵向日葵,似乎感觉到流血不止的小腿并不是那么痛了。这是什么魔法吗?


 


他拖着受伤的小腿往车的方向挪。耳边响起巨大的爆炸声,大地的震动让刚刚勉力站起的他再次倒在地上。


 


“不......”


 


眼泪在一瞬间涌了出来。仰卧的军人注视着苍穹浮动的流云,它们安静,柔软,一如往常。在死去十年的故乡的土地上,他突然无比思念自己的唯一的妹妹。


 


TBC.

评论
热度(1)

© 狮鹫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