狮鹫先生

神的望远镜像五月的一支歌谣

关于自己和他人同人文的一点想法

这只是一篇同人文。

写同人文,不应该超过其本身。它应该是纯粹的,平滑的,因为说到底是在编织梦境。既然是自己编织,就应该是美好的。大概没有人会喜欢恶梦吧?

或许有的人不是为此而写。对这个世界的恶意揣测是没有错的,悲观是没有错的,但揣测并不是恶意本身。不管是什么东西,字眼儿,画面,还是声音和物体,其本身都不应该是恶意的。

为恶而恶,倒显得恶无辜了。

现在思路断断续续的。让我想想该怎么表达这个吧……同人文里所谓“虐”与我所看到的“恶”是不同的。同人里的角色,大多是一个理想的具现化。观众眼里的角色和作者眼里的角色真的算是同一个吗?但不管怎么写,都应该是把自己代入那个环境,设身处地为角色本身去铺平一条路,而不是站在一个造物主式的制高点去安排操纵角色。

当一个同人的基础设定完成之后,剩下的情节也就基本决定了。不同的角色在面对不同的事件时会有不同的反应,如何去把这种区别表达出来,乃是同人作者的第一要务。

说得有点杂乱。其实我就是想说说看前段时间被挂出来的那些文章。除了本身有逻辑问题的那些外,我更多地看到的是一种“恶”。这种恶不是出于情节本身,而是来自作者对于生命和生活的一种不尊重。与之相反,这也正是有的作品虽然显得残酷,却并不令人作呕的原因。

死亡,杀戮,命运,这些都不应该是轻描淡写的东西。在那些文章里,这些都显得廉价和儿戏。我认为不管是在同人文还是一般文章里,这都是可怕的。往轻了说是对读者的一种戏弄,往重了说是对生命和情感的蔑视。

我不由得开始想象写出那些东西的人是怎样的了。我希望他们只是不够成熟,不能理解生命的可贵,而不是一个对世界怀有恶意,以此来报复的人。


好了,现在来说说我自己吧。

《空城脊背上》这篇文我大概不会发到其他公共平台上去。不适合。

首先,我要向角色道歉。因为我是在借他们来表达我所想要表达的一些东西,对于他们本身的塑造我是很欠缺的。借用了他们的名字和设定,实在是很抱歉。

这篇大概是我写过的同人文里面最特殊的。因为我自始至终都在表达我自己的观点,关于一些……嗯,不方便直说的东西。

这是一个关于背叛的故事。从爱人,朋友,伙伴,到国家和世界。这种背叛不是虚构,而是在这个世界里时时发生。

但是无论发生了什么,我笔下的角色是永远不会抛弃爱和抗争的勇气的,这是人最可贵的地方,既然生而为人,那么就像个人一样活下去吧。

这篇文章里表达了我的一些担忧。人类对于外部的改造,以及我对于国家机器本身的不信任。

文中对于人长生不老的一些描述,其实也是有我自己的政治观点在里面的……不老的人?长青的政体?我不相信这些,因为它们不现实,也无法可想。对于不老的恐慌,也就是我自己对于极左的恐慌。好了,这个就说到这儿吧,如果有兴趣的人可以和我讨论。

但抛开这些藏在背后的东西,对于阅读文章本身并没有影响。

絮絮叨叨说了这些。只是我无聊时的胡言乱语,一家之言。我很欢迎有人提出不同的看法并与我交流。我自己是有很多不足的,多谢大家包涵了。

评论(16)
热度(1)

© 狮鹫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