狮鹫先生

神的望远镜像五月的一支歌谣

空城脊背上(一)

不看

 

 

我醒来的时候是傍晚。

 

这个房间里所谓时间的流逝,就是床头电子钟数字的改变。没有天色的变换,季节的更替,温度是完美的22℃,灯光由自己调节。

 

软绵绵的床铺,摆放其上的可爱玩偶,壁纸与家具都是明快的配色,无论怎么看,都是一个普通少女的房间。

 

穿衣洗漱之后,敲门声响起。我打开门,橘发的女孩子端着餐盘站在面前。

 

“小鸟,我送饭来了喵~”依旧是充满元气的轻快语调。

 

“今天是凛吗?”我微笑着,把她让进房间。饭菜的香气萦绕在房内,然而很快就会被新鲜空气所代替。

 

“是的喵,真姬要晚些才会回来。”凛顿了顿,“小鸟快吃吧,这几天你都没好好吃饭喵,是凛做的饭都没真姬做的好吃吗?”

 

“抱歉凛,你做的很好,是小鸟这几天不太舒服。”我无奈地笑笑。

 

“怎么了喵?还是头疼吗?”

 

“是的,记忆力也不太好了。”我感觉到自己突突跳动的太阳穴,脑子里像是有铁丝在拉扯。

 

凛沉吟片刻,柔声安慰道:“没事,真姬会有办法的喵,小鸟好好休息就是了。”

 

“小鸟想见真姬。”我说。

 

凛苦笑着摇摇头:“快吃饭吧小鸟,不好好补充能量可是不行的喵。”

 

我知道这回答几乎是必然的。机械地向嘴里送着饭菜,旁边的凛东看西看,似乎有些不安。

 

“诶,这是什么喵?”她好奇地拿起桌上的一张纸,“设计图?”

 

我愣愣地看着那张纸:“应该是的吧?小鸟……不清楚。”

 

“怎么会不清楚呢?这是小鸟画的啊。”

 

“不,”我放下筷子,头脑里像是有什么要爆炸开来般,“小鸟不记得了……”  

 

凛担忧地看着我,放下了那张纸。一直到我用餐结束,我们再没有一句对话。离开房间的时候,她安慰我说真姬很快就会过来。

 

 

 

不听

 

我很少怀疑自己行为的正确性。但是在听了凛的报告之后,我知道我的担忧正从隐隐的不安变成现实。

 

我打开门的时候,小鸟坐在床头梳理她的长发。牛角梳滑过亚麻色的光亮秀发,孤独而耀眼。

 

“真姬!”她看到我了。

 

我走过去接下梳子,帮她整理头发。冰凉柔滑的触感就像是丝绸。我牵起一缕发丝凑到鼻尖,有令人心安的甜香。小鸟的脸颊红扑扑的,让人心跳骤然加快。

 

“真姬……”她靠过来,“喜欢、小鸟的头发吗?”

 

“喜欢。”一不小心说出来之后,我意识到自己的脸红得比她更快,“就是,觉得很漂亮什么的。”

 

“真姬的头发也很漂亮啊。”她伸手过来,轻轻触碰我的鬓角,“眼睛也很漂亮。”

 

我分不清她的手指究竟是在我的头发还是我的皮肤上流连,只知道那指尖温暖得几乎让我哭泣。

 

“我,我去洗澡。”我慌慌张张地推开她,“等我一会儿。”

 

走到一半的时候我才想起最重要的事情,把衣兜里的东西掏出来:“药在这里,记得吃。”

 

“诶——”甜美的声音,怎么听都像是在撒娇,“可是小鸟不想吃药嘛。”

 

“不吃药的话,又会头疼的。小鸟也不想头疼吧?”我耐心地解释,“等小鸟身体好些了之后,就不用再吃药了。”

 

“那么,等小鸟病好之后,真姬是不是就能带小鸟出去看看了?”

 

我没有回答她,转身进了浴室。

 

温热的水流打在身上,脸上,把泪水和汗水一起冲了下去。我身上有死亡和尘埃的味道,就像是盘踞在身体上的纹路,洗不掉,逃不了。就这几天看到的情况来说,外面的状况有所好转,却依旧不容乐观。但仪器显示的空气中放射物浓度在慢慢下降,这无疑算是个难得的好消息。但是,小鸟的身体……

 

一时间所有的问题涌上脑海,我几乎站立不稳。研究到现在依然没有突破性的进展,父亲留下的东西实在太少了。凛也说很难在军方那边搞到什么情报,她愿意帮助我我已经很感激,又能再要求什么?

 

我还是太没用了吗,父亲……

 

 

 

不说

 

我打开地下室厚重的铁门,阳光一下子涌来,莫名地让人心情愉悦。天气真好呢,花阳亲。

 

我提着水桶到那片小小的花园去,今年的向日葵也开得很好。不过因为没有蜜蜂授粉的缘故,大概也和往年一样不会结籽。但是依然很漂亮呢,金黄色的一片。花阳亲,你也会喜欢的吧?

 

手腕上的通讯器滴滴响了起来。是真姬。

 

“凛,你在外面吗?”她的声音有些焦急,“没穿防护服?”

 

“没关系的喵,我在给花园浇水,”我回答,“向日葵开得很好呢,要不要给真姬带一朵喵?”

 

“不用了。”

 

“小鸟可能会很喜欢的哦?”

 

那头沉默了好一会儿。“不,不用了。”她终究还是这样回答。

 

“真姬,小鸟她不是一个可以藏进盒子收敛起来的宝物,她是个女孩子,就和世界上千千万万个女孩子一样喵。”我折了一枝花抱在怀里。风吹起来,浮云飞动,天空碧蓝如洗。

 

“我知道,凛,我知道。”

 

我回头看了看身后的建筑物,那是一个巨大的灰色盒子,一个困住我们三人的漩涡。如果时间能够停滞的话,我不能确定自己是否会和真姬做出一样的选择,即使爱只剩下一个轮廓,也要紧紧攥住,抱在怀中。

 

最近我在花园里发现了老鼠,这无疑是个好的征兆,而且它们看起来很健康,大小也正常。这里的生态在自然强大的力量面前慢慢地恢复到原本的轨道,时间正在抚平伤口。

 

一只塑料饭盒被风吹起又落下,在水泥地上摩擦出细微的声响。那是上个纪元的遗物,已经被永无止境的荒凉所收留。即使如此,我依然不能说,这里的一切都是已经死去的。不光是因为有无数新生的希望,还有未知的过去向我发出的信号。它在呼唤我。

 

我抱着花,提着空桶慢慢往回走。真姬一定又会皱着眉头让我洗干净手上的泥土了,她一直都是这样不坦率,在说话的同时会接过我的空桶,然后把向日葵插进一旁的花瓶。那花瓶是房子里为数不多的装饰品之一。

 

来到这里以后,真姬很少再像以前那样生活了。她的一切精力都用在了研究和南小鸟身上,对于“自己”,她关注得太少了。

 

“花阳亲,凛今天也在努力喵。”我抬起头,望向头顶那一整块缀着流云的苍穹。似乎有尘埃飘进了眼中,我抬起袖子揉了揉眼睛。

 

等温热的液体冷却之后,我才知道袖口已经湿透了。

评论

© 狮鹫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